盘乐网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5|回复: 1

[相声小品] [中国内地][2008][公交协奏曲][冯巩,闫学晶,王宝强,潘斌龙][MP4/161.07MB][国语无字][高清版台标用马赛克遮挡][情景相声]

[复制链接]

主题
115
活跃值
1162
热心值
11
盘币
5043
注册时间
2018-4-27
最后登录
2019-9-19
在线时间
448 小时
发表于 2019-9-5 20:07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请尊重分享者,本资源仅限交流未经楼主同意严禁转载或盈利,违者封号处理!
《公交协奏曲》是200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由冯巩闫学晶,王宝强,潘斌龙表演的相声剧。获得2008年春晚相声曲艺类节目一等奖。
台词内容

闫:(上)亲爱的乘客朋友们,大家好!(指向投币箱)如今实行刷卡投币了,我这售票员更加神气了,当上督导不用再数人民币了,热情服务,我就像打了兴奋剂了!哟,今儿上车人真多!啊?刚下车的,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?还有人上吗?没人我们可要开车了!关门儿!

(乘客冯巩眼看车就要走了,从后面跑来,要上车。)

冯:(从后台急上)等会儿!我不是人哪?(上)哎呀,您瞧我这人缘混的,我都赶不上车了,这哥几个还鼓掌呢!朋友们,我是一步赶不上,步步赶不上!以前我挤公交的时候,人骑自行车,我刚骑自行车,人又骑摩托了,我刚骑摩托,人又开汽车了,我刚开汽车,人又改无车日了,我还得坐公交,合着这是屎壳郎上环岛,我又转回来了,鳄鱼壁虎,我越活越抽抽了!

闫:嗨!那大脑袋!你还上不上哪?

冯:(环视四周)叫你哪?

闫:叫你呢!

冯:(轻蔑地)一点层次都没有,都什么年代了,还管他叫大脑袋?

闫:那应该叫……?

冯:巨头!

闫:(笑)还巨头呢?哎,哥们儿……

冯:谁是你哥们儿?离远点!怎么称呼的?初恋情儿!记得第一次见面吗?

闫:嗯?

冯:你为了追逃票,把脚崴了,骨折!是我把你背到医院又背回家!后来每次到医院你都让我背着!朋友们,她们家住六楼啊!我送她二十多回,她也没反应!二楼有一哥们儿,长得跟李咏似的,送她一回就归她了!(李咏表情怪异地看着他。)为什么?我傻呀!我送她我是背着,这李咏是抱着!(李咏也笑了。)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!

闫:(拉冯上车)你给我上来嘛!(冯退了几步。)

冯:人家小时候是扔链球的!

闫:关门!

(响起"嘀嘀"声,车开始行驶,冯握住扶手。)上车的乘客请自觉刷卡啊!

冯:一定要刷卡啊!千万别拿名片、扑克牌瞎蹭!

闫:没卡的请主动掏钱投币啊!

冯:掏钱一定掏自己的兜啊!

闫:(对冯)说你呢,投币!

冯:哟,家属也投币啊?

闫:哎,你谁家属啊?

冯:哎哟,就为咱俩的事没成,你爸觉得特对不起我!那天他一激动,不认我做干爹吗?这……啊不,我认他做干爹吗?当天晚上带着你爸妈香山赏月!

闫:嘿哟,还好意思说呢?从香山下来,就为一公里省一块钱?不坐出租打摩的!半路上车就坏了,率领我爸妈集体推车!等把车推到天安门,天儿都亮了!

冯:那二老还赶上升旗了呢。

闫:嘿哟,幸亏当年我这朵鲜花没插在这牛粪上!

冯:就你这模样有地儿插就不错了!(思索自己的长相)越长越像冯巩!(闫走到他背后。冯不满地)李咏啊李咏,砸手里了!

闫:(吐口水)

冯:哎呀!要想皮肤好,还得使太太口服液啊!

闫:投币!没带钱吗?

冯:骨子里就不是我们北京人!(闫坐下。)我们北京人,兜里不揣个三千五千的,都不敢出门!掏的就大票儿,认识吗?五块的!这兜还有!一块的!五块的!一块的!投币要投一块的!(但他把五块的放投币箱里了。)这样的动作是很帅的!

闫:(笑)

冯:我这儿它投的是五块的!(拍投币箱)

闫:干嘛,干嘛,干嘛呀?

冯:我把它拍出来。

闫:哎呦诶!您还在乎这个?您北京人,兜里不揣个三千五千的,都不敢出门!

冯:你少啰嗦!你赶紧把这打开!

闫:对不起,我们督导员不允许带钥匙!

冯:为什么?

闫:这是甲鱼的臀部,规定(龟腚)!

冯:规定就规定吧,你老看我脸干嘛呀?那一会儿谁上车把钱直接给我!

闫:乘客不能收乘客钱,这是规定!

冯:那谁给我四块钱?到站上你管他们再要!

闫:我?

冯:哎!

闫:哈哈哈哈哈哈,我兜里钱是私人的,那箱子里是公家的,公私不能混了,这是规定!(又坐下)

冯:合着你们公司那点儿规全是为我一个人定的?行,一会儿谁上车了,甭投币,我请客!

闫:有这必要吗?

冯:太有必要了!这是小甲鱼的臀部,新规定(龟腚)!

(响起"嘀嘀"声,车停下,车门打开。)

闫:车到站了,注意安全!有卡刷卡,投币一元!

冯:(凑到闫身边)这儿请客,不要钱!

(潘斌龙,反串一位老奶奶,上。)

潘:俗话说,人逢喜事精神爽,我是越活越年轻!朋友们,你们看看我长的,像不像刘德华的妹妹?

冯:(指潘)我看你像赵本山的姑姑!

潘:我说德华呀!

冯:德华?我有这么靓仔吗?

潘:忒有啊!你的猪八戒演的是太好了!

冯:马德华呀?

潘:这趟车是从电视台来的不?

冯:就是那个方向!上车吧您那!(把潘提溜到座位上。)

(响起"嘀嘀"声,车开始行驶。)

潘:啊?我说司机呀,这车咋会开了呢?

冯:不开能到站吗?今儿个您算来着了!

潘:我来着啥?我来着啥?我来车站接孙子,你把我拉车上走啥?

冯:哎哟!奶奶,您不是坐车的?

潘:奶奶?我都没你这么个孙子!这倒好,亲孙子没接成,碰了个装孙子的!

冯:这事是不赖我,咱奶奶没说清楚,是不是啊?

潘:我说清楚?你说我跟你说清楚吗?(被冯往后推了一把,闫在后面推着。)我凭啥跟你说清楚啊?我认识你是谁啊,我就跟你说清楚?我现在在哪儿都不清楚,我跟你说清楚,你还不是我大孙子呢你啊!(被闫阻止住。)

冯:坏了,这奶奶是跳街舞的!

闫:行了!

冯:哎哟,奶奶,您甭着急,我再给您一块钱,您再坐回去不就完了吗?

闫:到站了。(车停住,车门打开。)

潘:这不瞎耽误工夫吗?

冯:再见了奶奶!

潘:再见了!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!(往后退了几步。下。)

冯:慢点!

潘:哎,停,这还回不来了还!

闫:嗨!你捅娄子呢吧?

冯:这叫捅娄子?这叫做好事未遂!哎哟,这……我说,我总是习惯性助人!你要是爱喜剧,我就(是)陈佩斯

闫:开车!

冯:你要看电影,我就是张柏芝。你要腰腿疼,我就是按摩师,你要爱美食,我就是名小吃。

闫:我儿子爱尿床。

冯:我就是尿不湿!

闫:(笑)像!

冯:哟,外国朋友?(说起极不标准的英语)微儿康姆-凸儿 北京!嘿,哥们儿,凸儿北京,凸儿北……(闫往后看。)那是法国人。

闫:嗯!

冯:知道刚才我说的什么吗?正宗的英语,微儿康姆-凸儿 北京!

闫:哎,就会这一句吧?

冯:到天津我也会了。(学起天津话)微儿康姆-凸儿-啊天津!到上海怎么办?(学上海话)微儿康姆-凸儿 上海!好不啦!

闫:你要到内蒙呢?

冯:到内蒙那就得,(学起《吉祥三宝》的调子,跳起蒙古舞)微儿康姆-凸儿 内蒙哟……(踢到椅子了)

闫:那要是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呢?

冯:那就得,微儿康姆-凸儿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,那地儿冷吗,那地儿?

闫:我看你更冷!车到站了!(车停下,车门打开)有卡刷卡,投币一元!

冯:我今儿请客不要钱!

(王宝强,扮演一名农民工,齐步走来。)

王:农民工前进了,一,二,一,二,一,二,一,二……

冯:向左转,走!

王:一,二,一……(碰到投币箱,停下。)

冯:哎?哎?

王:(觉得转向)俺咋就转向了?

冯:啊,朋友们,这哥们儿长得跟傻根儿似的!哎我说兄弟,你们一共几位啊?

王:五位。

冯:嘿哟,这个福娃宝贝,哈哈哈,上车!

王:俺不认识你呀?

冯:上来不就认识了吗?我请客!

王:真的?

冯:对!

王:那多不好意思啊!

冯:上。

王:上。

(响起"嘀嘀"声,车开始行驶。)

王:大哥,你为啥要请俺们哪?

冯:为什么要请你们?就因为你们是北京人!你们为北京做了多大的贡献啊?水立方,鸟巢,国家大剧院,你说,一共盖多少了?

王:大哥,你认错人了,俺们不是盖楼的。

冯:你们是……

王:拆楼的!

闫:(笑)

冯:不拆能盖吗?就这钱甭找喽!

闫:谁找谁呢?您还差我一块呢!

冯:你不识数啊,我这……五块钱!

闫:你不是人哪?

冯:我……也算,哎,我说,农民工可不容易,你给打个八折!

闫:农民工坐车没钱?我都可以给!关键是,今儿有人请客呀!(也学起《吉祥三宝》的调子)威尔康姆凸儿北京哟喂……

冯:这跟老太太跳街舞是一组合。(转向王)哎兄弟,商量商量您能不能给我凑一块钱,算是请我行吧?

王:不中!俺没钱!(木钱)

冯:没钱你们上车啊?

王:谁上车了?你要不说请客,俺们顺着车站,走着就去了!

冯:你们就不能给我凑一块钱?

王:大哥,你不知道,俺们农民工挣钱不容易啊!出钱,更难!

冯:那……给我掏一块钱。

王:俺没有。(木有)

冯:没有你捂什么兜啊?

王:俺捂的是口袋!

冯:你有钱!

王:没有!

冯:你有钱!

王:大哥!俺捂的不是钱,是命!这是兄弟们捐的救命钱呀!

冯:救命钱?

王:俺同伴有个工友,她老婆生孩子,难产大出血,这钱全交了押金,还差一千多咧!

冯:那交押金也不能五人一块去呀?

王:俺们还得献血呢!大夫说了,他老婆那血不是人血呀!不……不是一般人的血呀!俺们这,A,B,C,D,E,F,G的血型,你得凑齐了啊!

闫:你别着急,这票我给你免了!

王:你闭嘴!

冯:拿国家的钱做人情,你丢不丢人啊?你兜里真没钱啊?

王:真没钱!我这兜儿……我这兜比脸都干净!

闫:(堵投币口)

冯:你过来!你把这拿着。(拿出信用卡)

王:这是啥?

冯:这是我那工资卡,你交押金去。

王:我不要。

冯:你拿着。

王:不要。

冯:你拿着,你拿着!(把信用卡拍到王手中。)我这点钱对我北京人,她真难产!

王:真难产!

冯:真难产就拿着!我媳妇生孩子的时候,也难产。那天正赶着它下大雪!我送她去医院的路上,那车堵的,跟停车场似的!还就是几个农民工兄弟,把我媳妇抬到医院,还给她输了血。大夫说晚来一步,哎你还别说,以前我媳妇不爱干活。自从输了血之后嘿,两袋大米十棵白菜,扛着上八楼了!后来一打听啊,输血的那几个农民工哥们儿啊,是搬家公司的!我媳妇的命啊,是农民工给的。那农民工的媳妇就是我媳妇,不不,媳妇的妹妹。

王:大哥,俺替产妇谢谢你了!(跪下)

冯:你起来!你起来呀!这这,这干什么?

王:啥也不说了,今后你老婆再生孩子,难产大出血,俺农民工啥血型都有!

冯:谢谢!不过,没什么机会了。

(响起"嘀嘀"声,车停下,车门打开。)

闫:乘客朋友们注意了,西单到了。

冯:我得下车了。

闫;哎,你等等,你还没到站呢。

冯:那就更得下车了!我请他们哥几个坐车,我自己逃票?你以为我这是我自己的脸吗?这是北京!北京!(要下。)

闫:哎,哎,你把卡给他了,回家你媳妇能交代吗?

冯:一听你老公就不是我们北京人!我们北京爷们儿在家里,个个都是皇上啊!嗨,一会儿我带着我媳妇到医院去看你们啊!

王:嫂子就不用去啦?

冯:她必须得去!她不知道我钱花哪儿了,她不得抽死我呀?

闫:哎,你刚才不是说在家是皇上吗?

冯:我当然是皇上!但我媳妇在家,人家垂帘听政!(下。)

王:大哥!再见啦!

(响起"嘀嘀"声,车开始行驶。)

闫:再见!

JE3OV[1IXR4GWS@Q6(OW.png 08FA`BWWK`51XE{{3%NM[VG.png Y_2H}{KOG{UXOMQ]U4I{N@6.png 3GU40ZCJ@D%ZFU(IDT957.png 6BPy`%6(I0}1E[Z7~J89G.png

链接:
点击进入百度云下载(←购买前请先验证分享链接是否有效)



此处内容付费可见

此处内容需要向楼主支付盘币或购买VIP才能显示 已有 1 人购买 

支付 3 盘币 升级VIP
免责申明 - 论坛版权1、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会员分享或网络收集整理,仅供会员交流学习,禁用商业用途或盈利,下载后请在24小时之内删除;
2、本站(www.pan6.com)支持正版,本资源版权归版权方所有,观看或阅读请到相应机构购买正版资源;
3、本站资源均来源于网络,本站不参与录制、上传,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,请立即告知本站(admin#pan6.com(#=@)),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;
BT资源无法下载:戳这里,不会发帖、金币相关等新手问题:戳这里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为保留有用回复信息,此处有 1 个购买者的感谢留言已隐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自互联网,没有提供影片资源存储,也未参与录制、上传。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涉及您的版权或知识产权或其他利益,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,在收到邮件后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2 [盘乐网] 管理员邮箱:admin#pan6.com(#=@)

站长信箱|sitemap|手机版|小黑屋|百度统计|盘乐网 ( 粤ICP备18120611号 )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